长沙外籍模特月入过万 高于本土模特
本文摘要:【环球网军事5月23日报道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石留风】中国海军近年来的稳步发展,在自称缺人缺钱缺装备的美国海军眼里自然犯了大忌。多家美国媒体21日称,中国不但加速建立庞大的海军舰队,2030年中国海军规模就将是美国的两倍;而且还以商业港口为基础建设
长沙外籍模特月入过万 高于本土模特
 
在很多人看来,像迪马这样金发碧眼的在长外籍模特,应该是身着各色艳丽服饰,活跃于众人视线里的焦点。但这个圈子林林总总的幕后,注定被台上的光芒掩盖,没有荧光灯包围的时候,这群在长的外籍模特们,其实依然奔波在生活的路途上,寻常的生活节奏,颠沛的工作属性,这些都与我等无异。
乌克兰模特迪马
 
27岁的乌克兰小伙子迪马来长沙已经一个礼拜了,在长沙河西桐梓坡附近租下一间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。那一刻,迪马终于有种安定下来的感觉。
《天天向上》等节目开场时的走秀,长沙车展上与名车交相辉映的身影,还有各种商业典礼、比赛颁奖现场的站台演出……外籍模特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长沙市民视线中,也成为众人眼中光鲜亮丽的代名词。迪马便是这其中的一员。
每周三四个活动,本地朋友少
父亲是跆拳道教练,迪马7岁就开始接触和学习跆拳道,参加过比赛也在国内拿过不少奖。但来中国工作后,迪马做起了一名外籍模特。
广州是他来中国的第一站,工作签证到期后,迪马辗转来到了长沙,签约长沙路遥文化传播公司。起初,迪马被安排租住在公司附近的小旅店,“房租不贵,因为旅店也很小”。没有太多的调整,迪马就开始了在新城市的工作,平均每周接三到四个活动,工作时长因活动性质而异,最长的是品牌走秀,“从早上吃完早餐一直忙到傍晚”,短的两三个小时,“必须站在展台边,端着产品做各种展示动作”,中间没有落座休息时间,“足够让腰酸痛一整晚”。
外籍模特
乌克兰驾照无法在中国开车,公交车和的士成为迪马的主要交通工具,但迪马说,自己不喜欢在工作之外受到异样眼光,所以他不喜欢公共交通,“宁愿步行”。他最大的爱好是健身,“不论是做模特还是今后做跆拳道教练,身材肯定还是最重要的”。迪马的中国朋友不多,更多的还是参加活动认识的外籍模特,在陌生的国度,异乡人总能因为各种情愫而更容易融合一起,“大家聚在一起也没什么事,或者玩玩电动游戏,或者晚上去酒吧喝喝酒,聊一聊各自国家的事”。
 
新鲜感远大于薪水的诱惑
外籍模特
迪马的工作签证还有一个多月到期,到香港续签后是否继续留在长沙,迪马没有给出肯定答案。迪马的签约公司、长沙路遥文化传播公司的负责人亚丽则透露,外籍模特是一个流动性很大的群体,“这个星期我给客户的公司外籍模特名单,到下个星期可能就换了好几个人”。3个月的工作签证有效期,有时候更像是推动他们流动的因素。
 
迪马并不愿透露他的收入情况,他的观点是:接触不同生活环境的新鲜感远大于薪水的诱惑。亚丽则点出,很多外国人愿意在年轻时候去异国他乡闯荡一番,与不同的文化氛围相碰撞,这也是他们愿意奔波各地的动力。
 
何时回乌克兰?迪马很犹疑,家的概念和对未知世界的探求欲,很像他内心的一对矛盾体,他说自己是想在中国长久待下去的,但也答应家里会早点回去,“总会有向自己妥协的一天”。
圈子·经纪公司
低层次的是中介,高层次的做朋友
悦子是个模特,做外籍模特经纪人也有两年,她说,正因为此,她更清楚这些在长沙打拼的外国人真实的工作状态,“我与他们的朋友关系铁过工作关系”。
 
悦子第一次接触外籍模特还是因为外籍男友,他当时有不少外籍模特朋友,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了。第一次以外籍模特经纪人的身份接活,是给一个品牌发布会站台,“当时在株洲做活动,我联系租了一辆车,约好早上6点与外籍模特一起去株洲,但中间与司机衔接错了时间,我本来答应帮这几位外籍模特买早餐的,但一忙对接车辆的事就忘记了,结果到了活动会场时,外籍模特就开始闹情绪。”悦子回忆说,“好不容易把他们的情绪稳住,但接下来又碰到更大的麻烦”。原本,在与客户对接活动内容时,事先确定是下午四点收场,但因为活动拖延了,四点多还没有完,“外籍模特的焦躁情绪又上来了,我来来回回地跑了几趟沟通,最后还有一位外籍模特不愿上台,硬是被我强迫推上去的”。
 
此后再接活,悦子都会一再确定好各项事宜,“大到时间地点和工作内容,小到服装道具还有发箍”。两年下来,她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经纪哲学,“低层次的经纪人只是模特的工作介绍者,中层次的是模特的保姆,高层次的则是模特的朋友。”

月点击排行